博。聞, 博。愛, 客。觀

雨傘下的性/別二三事

在臨訓之前意想不到會想出文,大致是因為是日在雨傘運動中發生了兩件關於性別的事,其一是蘋果日報專題式以Alexter HeHe切入報道腐女,其二是學聯成員石佩妍同學公開指責陳雲言論係性暴力。兩件事看似完全無關,實際上反映了我們社會在性觀念上行得較前的人的一些思想矛盾。

由早年「女性的社運用途」開始到同志遊行,性/別議題不知不覺間走上了社運的大舞台。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要是高調談性,是很沒說服力的,因為一定會被定義為咸濕,但為甚麼咸濕會被定義為原罪?色慾係生命之源,係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咸濕之所以會被標籤,小筆認為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是種維持社會秩序的措施,只要群眾對色慾過盛的人加以施壓,就可以防止性犯罪以及連帶的社會不安、因外遇而破壞家庭倫理、以及進一步保障神權階級控制等。事實上,咸濕只要收放自如,不單可以成為行動力,更可以免於過度壓抑所致的反彈。

小筆對女性主義認識唔深,但對性/別的價值觀乃來自最基本的人權,就是平等,不分男女跨性別、不分異性同性雙性戀者,都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性取向。要是評論女性身體就係透過性暴力嚇怕參與社運的女性,意圖使她們不再敢提社區工作、不敢再出來抗爭的話,那為甚麼男性又不可以說腐女係透過腐暴力嚇怕參與社運的男性 , 意圖使他們不再敢於台前展現手足之情?

香港的極端女性主義者(落到港女手上,我甚至乎覺得化為了女權主義),經常責備物化女性對女性造成傷害。如此又為何可以物化男性,消費hehe?早前有報導指有人係出BL小說又咩又剩,難道只有hehe係欣賞男性之美、可以推動運動,而傳統的男女之愛就反而必然係暴力同非道德?難道他們不介意被笑為同性戀就不是性暴力,只有立刻叫救命又話要自強不輸的石佩妍才是受害者?

說到這裡,我要澄清幾點,首先我不是雲粉,無必要為陳雲辯解,我僅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再思量甚麼才是男女平等。其次,我絕不認同陳雲擦球邊的做法,除了作為政治領袖,對於受眾的文化水平以及詮釋角度理應要一定理解,會作出評估方可發言外,更甚是這種引人入局的方法令人不齒,甚至有點不道德。至於政治有否道德不會是今天討論的題目。

如果有留意Emma Watson的He for She Campaign,就會明白性別平等運動不僅是保護女性的事,同時也是把男性從「任何事都要硬食死頂」的形象中釋放出來,全部人都享有平等而自由、又不侵害他人的性自主。如果香港的女性主義者繼續停留於這種傳統保守與新進思潮的畸型之中,男女平等、性自主等等甚麼都是廢話,女性要有身體自主,男性就完全不能有慾望?別開玩笑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