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博

靜夜雜談:志向、不安、青炎

前言:依條友寫文真係好老好無聊好煩,下次寫番輕鬆少少得唔得?
前言二:本來想扮文青,但趕時間真係就完全扮唔到。

沒有手機在旁的一晚,特別寧靜。延遲症好像舒緩了點,然後又本來只是忍不住發個狀況表示自己很寧靜。暴風雨的前夕總是特別寧靜。

又再次忍不住問自己到底想做些甚麼。結果就變成文章了。

的確我很喜歡做有關傳承、跨代分享的工作,其中一種可能性是教育界。但我又是否願意在這裡付上代價尋找?日複日、年複年地改一樣的簿、講一樣的學?即使我有視野去隨時代改變教案、增添工作的趣味,又是否有空間、時間、資源去做?

這種傳承怎麼說都只是一種方式,算是把我所探問的難題交棒下去,但我想探問的人生難題到底是甚麼?畢生研究的課題真的在教育界裡頭嗎?現在不時被稱之為「教育家」,我心裡卻很害怕被人鬧我是「教撚」。發表滔滔偉論,然而總是自己也做不到的「道德撚」。因為教育,跟所有身處於風險社會的人或機構一樣,在現今世代就是在踩鋼線。教育工作者每天行走都在「道德綁架」的邊緣,而其中老古板的訓導主任必然是自由主義者大力批判的對象,學生、老師、家長、校董、大眾搶著建構「正確的教育」。或許我的童年就被一大堆同學質疑我對道德規範的執著之中渡過,我在尋找的大概關於道德的問題嗎?

人生….

這學期在社會學系修的「當代社會理論」中,陳海文教授多次提到德國學術傳統的重大課題就是「人生」。哲學之中我也喜好這種思考,但這個問題大概無法由我去體驗所有可能性再得出總結,我只能夠活一種人生。「我想要怎樣的人生?」無奈嘆息的是我人生閱歷太少,沒有在工作上燃起來過、尚未有因為友誼而感動過(到現在我仍然會懷疑到底自己有沒有分辨出友誼、點頭之交,抑或友情本來就是淡如水,真是傻傻分不清楚)、連愛情也算不上有過完整的一次(意味深長,有機會再解釋。),似乎無法下判斷自己想要甚麼,大概無可避免地再撞多幾次牆,就會知曉。

想罷,到頭來還只是決心不足,我無法擁抱失敗,我害怕失敗。我擔心一旦走進了任何一個專業,就無法翻身了。我總是在懷疑自己有沒有能力在擔當專業之餘,學習新知識準備走到另一個新世界。每次看到「上年紀的專業人士」,都總擔心有一天自己會被時代淘汰,成為甚麼都不知道卻指指點點的「老屎忽」。

有人說熱血、衝勁才是年輕人必備的特質,然而很多過不了關口的故事卻從未被講述過。他們的不安、深思,並非沒有氣燄,而是生怕火大過頭會燒傷自己,也怕燒傷身邊的人。這種青炎,正是最熱、最難駕馭。

P.S. 老是貼《CORE PRIDE》,因為這總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以暫時的年紀來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dXqOINGnGc

blue_exorcist_3.jp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