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聞, 博。愛, 客。觀

雨傘下的性/別二三事

在臨訓之前意想不到會想出文,大致是因為是日在雨傘運動中發生了兩件關於性別的事,其一是蘋果日報專題式以Alexter HeHe切入報道腐女,其二是學聯成員石佩妍同學公開指責陳雲言論係性暴力。兩件事看似完全無關,實際上反映了我們社會在性觀念上行得較前的人的一些思想矛盾。

Continue reading “雨傘下的性/別二三事"

廣告
博。愛

如果我愛的只是自己

一早醒來,望著鏡中的那個人,擠出笑容。心想,今天是2月14日,反正沒有情人,躲在家就可以了吧。
打開電腦,控制著韋舒亞控制著那個不足數十個pixel的足球。

Goal.

Winning 2013仍然停留在professional級別而遲遲不挑戰更高的,可能就只為了享受一下虐待對手的虛榮感。
然後突然想起必修課唸的阿里士多德,推斷最好的友誼也不過是自戀。那麼愛情呢?
一直以來對別人的好感,會不會是認為對方有資格跟自己合襯的一種滿足感?

.

.

.

如果愛的只是自己,這麼自私的我真的有資格跟別人合襯嗎?
誰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也是這樣的自戀還有不介意對方自戀的一對對情人?
有,也不出奇啊。

.

.

.

但如果我愛的只是自己,我還是一個人過吧,也許才是最合適的吧,這個為一對對情人而設的節日。

不過,要搞清楚,又要再花多少個年頭呢?

—————————————————————————————-
其實今天也有踏出過家門,對街上的情侶也沒有甚麼怪怪的感覺。
厭人放閃,大概只有自己情傷未好的時候才會。
別人拜山一樣的送花管它幹甚麼,人家表現愛情的方式就是沒有那麼深層次嘛。
當然要談消費主義又是另一碼子事了,那是每個節日都有的問題,無需在2月14日無限放大。

幹,連後衛都跑不過,談甚麼進球。